肚子里撑出他的形状 他拿舌头进去我下面好爽

时间:2021-10-18
许清如还不知道隔壁帘子里面是陆南望,放下帘子走到时安跟前。

  “我看你跟陆……许清如见护士还在这边,就没有把陆南望的名字说出来,但是语气中带着不小的怒意,“你跟那人走了,准没有好果子吃。这次是被猫抓了,轻则破伤风,重则连命都没了!

  也没有那么严重……

  “他呢?有什么好?家里有一位名正言顺的太太,每次出席宴会的时候身边却都是他公司旗下的女艺人,美名其曰带艺人见见世面,谁知道私下做过些什么。五年来,许清如看得很清楚。

  也正是因为看得清楚,所以想给时安敲一个警钟,知道她容易感情用事,跟着感觉走,万一重蹈覆辙,只会伤上加伤。

  许清如越说越激动,好像当初被劈腿的那个人是她一样!

  正因为激动,所以许清如并未注意到时安脸上的无奈,她根本挡不住许清如想要发泄的心。

  “哗啦一声,两个病床之间的帘子被人从另一边打开。

  许清如正想问是谁拉开了帘子,结果转身之后,看到陆南望。

  刚才她口诛笔伐的男人

  “许小姐,这里是医院,请你安静点别影响到其他病人。陆南望开口,不管是从声音还是表情,都极为摄人。

  许清如怔在原地,完全是被陆南望身上那股子寒气给震慑住的!这个男人是背叛了她闺蜜没错,但同时也是她的大老板。她在陆氏珠宝里面担任设计师,背着老板说老板坏话,还被当场抓住……

  “另外,想不到许小姐对我积怨已久,既然这样,为什么还留在陆氏珠宝?陆南望淡淡地看着许清如,连余光都没有给坐在病床上等待打狂犬针的时安。

而时安深知着其中的利害关系,她从病床上起来,将许清如拉到自己身后。

  “你生气不过是因为她说的都是事实,还不允许我们实话实说了?虽然,时安也不知道许清如说的是不是真的,这五年来,她并未关注过陆南望。

  陆南望目光浅浅地落在时安身上,“菜都吃完了?

  哪知道陆南望说了句无关痛痒的话,时安觉得自己一拳头打在棉花上。

  “自身都难保,你还想管她的事?

  时安一怔,忽然明白陆南望话里的意思,他想用时坤的消息来威胁她!

  她本来晚上就受了一肚子气,这时候看着陆南望的态度,完全忍不下去。

“别以为全天下只有你知道我哥在什么地方,没有你我照样能找到他,不过是多花点时间罢了。

  陆南望睨着时安,想她到底哪里来的底气,不通过他也能找到时坤?

  而时安被陆南望的眼神看的后背生凉。

  她是畏惧这个男人的,他身上有一种让人不自觉臣服的威严在,经过时间的历练之后,这种感觉越发明显。

  “那就祝你早日找到令兄,一家团聚。

  “多谢!

  “咳咳……正当时安准备将刚才陆南望拉开的帘子拉上的时候,听到病床上陆念衾传来的咳嗽声。

而时安看得清清楚楚,陆南望在听到陆念衾咳嗽声的时候,眉头紧紧皱在一起,面露紧张和担心。

  她先前说的没错啊,陆南望还真是个慈父的类型。

  “哗啦一声,时安将帘子拉上,眼不见为净。
  时安想起三年前时星辰大半夜发烧,她叫了救护车将星辰送到医院,星辰对陌生人很抗拒,整个检查过程很不配合,院方不给只有两岁的星辰打镇定剂。

  星辰闹,时安就抱着她,小拳打打在她身上,疼的,却是时安的心。

  后来星辰累了,闹不动了,躺在病床上睡着了,医生才开始给她检查。

  那是时安最心力交瘁的一次,而那还没有完。等到星辰出院,没多久医院的账单就寄到了她住的公寓,救护车九百美元,在急诊室住了一晚六千美元,再加一些药品,近万元的治疗费压得时安喘不过气来。

  屋漏偏分连夜雨,兼职的工作被人顶替,房租要缴,所有的事情压得时安喘不过气来……

  “时安?许清如将时安的思绪唤回来,果然在看到陆南望之后,时安整个人都不对了。

  “没事,我们走了吧!

  “狂犬针都还没打,走什么?

  “哦,那就打了再走。

  许清如还想再说什么,一来看到时安脸色实在不好,二来想到帘子后面的人是陆南望,许清如就算有再多的话,都生生的给咽了下去。

  在时安和许清如等着医生拿狂犬疫苗针过来的时候,隔壁帘子有了动静。

  “南望,我刚才问了陈嫂,念衾应该是吃错了东西,他对花生酱过敏。是盛浅予的声音。

  也是,陆念衾生病,当母亲的盛浅予怎么可能不在?

  陆南望没有开口,只听着盛浅予继续说道:“我知道我今天做得不对,不该去宴会,如果我没去宴会的话,念衾就不可能误食花生酱而过敏。但是南望,以前你和那些女艺人一起出席各种活动我没有管过你,是因为我知道你和她们都只是逢场作戏。但是时安……

  “够了,别在孩子面前说这些。陆南望忽然间打断盛浅予的话,声音冷淡。

  盛浅予知陆南望不悦,不想触怒他,便没再说下去。

  帘子这头,许清如朝时安做了个眼色,后者却像是没听到陆南望和盛浅予的对话一样,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当中。

  没等到时安的回应,许清如也就不再注意那头的动静,好像陆南望抱着孩子走了吧?

没多久,医生拿着狂犬疫苗过来给时安打针,针头扎进血管里面的时候,是真的疼。

  她怕打针,所以以前每次打针的时候,陆南望都会遮着她的双眼,往昔的温柔已不在,剩下的全是刻薄与凌厉。

  时安不再奢求陆南望能够再像五年前那样宠她,他有妻子有儿子,还有整个陆氏娱乐的女艺人陪着他,她时安根本排不上号。

  她也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梦想。她的生活和梦想都不再和陆南望有任何的关系。

  打好疫苗之后许清如送时安回了酒店,再三叮嘱之后才离开。

  等时安躺在床上,已经是后半夜了。

  感觉今天过得真漫长,从再见到陆南望和他的妻子孩子,得知时坤早已出狱,到晚上西子湖畔她独自一人的晚餐,最后,画上句号的是陆南望对陆念衾深沉的父爱。

  时安刷的一下闭上眼睛,将那些事情抛到脑后。
  许清如将时安送到Hilton酒店之后,并未马上回家,而是将车子开到了星河湾,大门口的保安不是第一次见到许清如的车子,便放了行。

  摸黑开到了22栋前,许清如在车内犹豫了许久,还是熄火下车,摁响了门铃。

  她不是第一次来星河湾,却是第一次摁响22栋的门铃。

  等待最是让人焦灼,随后,从墙上门铃对讲上传来了一道慵懒的声音,“你知道密码,自己开门进来。

  许清如抿着唇,手紧紧地握成拳,却没有摁上门上的密码。

  她知道自己摁密码进去和里面的人开门请她进去是两种不同的概念,所以,她僵持着。

门口的应声灯亮了又暗下来,门久久没有被打开,许清如想,里面那人肯定已经走了,或者回房间睡觉去了,或者压根儿懒得理她,又或者……

  “咔擦——

  正当许清如要离开的时候,大门开了,从里面开的!

  她怔了两秒之后,迈开步子往别墅里面走去。

  通往别墅正门的路,很长,铺着青石板。许清如还穿着宴会上的裙子和高跟鞋,咯得脚难受,每走一步,许清如就在心里说:只是来问时坤下落的,问完就走,问完就走!

  走到门口,门同样是打开的,许清如拉开正门,星河湾22栋的内景才展现在她的眼前。

  低调奢华,磅礴大气,无一不在透露着这里是用来包-养情人的地方。

  许清如打开玄关的鞋柜,看到里面摆着一双女式拖鞋,像是给这栋别墅的女主人准备的。

  她关上鞋柜,穿着高跟鞋往里面走去。

  墙壁上挂着蒙德里安的格子画,低柜上摆着娇艳欲滴的芍药花,客厅里面的水晶吊灯……

  而后,许清如看到坐在沙发上,穿着黑色浴袍的男人

  浴袍带子堪堪地系在腰上,衣襟袒开,露出紧实的前胸,许清如似乎都能看到男人的胸膛随着心跳微微的起伏。

  男人一手捏着高脚杯,一手搭在沙发扶手上,微微抬头看着略显局促的女人

  “喝杯酒,壮壮胆。男人开口,声线比起往日来要低沉得多,他示意许清如放在茶几上的那杯刚刚倒上的红酒。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