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温(1v1)作者:蛋糕忌廉半糖(-用力的撞了一下

时间:2021-10-22

本来听着阿强对这个雷宇的描述,他便是有所警觉的,现在看过这男人之后,凌北寒心里更是警铃大作。这个雷宇,不像厉慕凡那样幼稚,自私。也不是司徒彦那样的反派人物。

他还有个最大的优势不是军人

因而,凌北寒觉得自己是真的遇上情敌了

被他抱在怀里,还以十分亲密的姿势坐在他的腿上,郁子悦小脸瞬间酡红,心脏也“噗通噗通”直跳,尤其是闻着他身上那摄人心魄的男性气息,她更感觉自己两颊像是被火烧般。

想挣扎,奈何某人那双铁臂在死死地禁锢住她

“你放开”,板着小脸,冷淡地说道。她可不是他想抱就抱,想干嘛就干嘛的

一只手臂圈住她的肩膀,让她横卧在自己怀里,凌北寒低着头,看着她冷淡的小脸,扣着她的下巴,深眸紧锁着她,“说好不要给别的男人机会的呢”,他对她质问道,语气里带着危险的气息,令郁子悦没来由地害怕。

他生气了而且很生气

不过郁子悦转瞬一想,明白,他是吃醋了

“那是你说的,我可没答应你”,郁子悦看着他黑沉的俊脸,理所当然地说道,心里十分得意只见某人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你”,凌北寒没话反驳,恨恨地说了字,然后忍不住低下头,狠狠地攫住了她的小嘴。

她就肆无忌惮地折磨他吧

凌北寒霸道地惩罚性地吻着她的小嘴,发狠地吸允她口腔里的甜蜜,将连日来对她的思念跟担忧全部宣泄出来

“唔你”,郁子悦感觉自己再不推开他,两人就真的把持不住了

该死他竟然那么放肆地弄她的胸

得以喘息,她红着小脸,瞪着他,大口大口地喘息,胸口一阵起伏,他的手还覆在那。郁子悦伸手,捉住他的手腕,要将他推开

“小了”

“啊什么小了”,郁子悦一头雾水地反问道。

“嘶”从左胸口传来一阵疼痛,凌北寒目光灼灼地盯着她的胸看,郁子悦这才意识到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凌北寒你流氓”,郁子悦捉住他的手腕,气恼地拿开,瞪视着他,脸红脖子粗地大吼。凌北寒终于松开她的胸,大手抚上她瘦削的绝美的小脸,“谁让你减肥小了,以后就不好玩了”。

“”这个臭男人不但流氓而且下流郁子悦撅着小嘴,瞪着他,无言地怒骂

“谁让你玩了我才不要跟你和好”,她如泥鳅般从他的怀里滑了出去,离开他几步远的剧烈,看着他,气恼道,说完拿起床头柜上的鲜花,“插哪里呢”,唯一的一只花瓶被雷宇送的花束给占了,郁子悦小声嘀咕。

凌北寒看着花瓶里的花,也有玫瑰,而且是大红的不用猜也知道是谁送的,他大步上前,霸道地将那束鲜花给拔下。

“喂那才刚插上去的”,郁子悦上前,连忙阻止道。

“那个雷宇送的郁子悦别给我装傻,那雷宇对你什么心思,你不会不知道”,凌北寒瞪着她,板着脸教训道。气恼她还爱着自己,又给别人机会

干嘛又是这副教训她的样子郁子悦鼻头泛酸,她又没有要真的接受雷宇,只是还没机会跟他说清楚。

“你倒是说话啊”,见着她沉默了,上了床躺下,凌北寒心慌地问道。往往,她沉默的时候,也是他最无措,不知拿她该怎么办的时候

“我困了,想睡觉了”,郁子悦冷淡地说道,转过身子,背对着他。

拽什么拽总是教训她,就他有理郁子悦在心里赌气地想。

她这是要睡午觉凌北寒看了看时间,下午两点

“你自己好好想想,我说的话,是为了我们好,也是为了那个雷宇好我先去阿强那看看”,凌北寒弯身,为她盖好被子,放软语气,僵硬地说道。

郁子悦赌气地不理会他,闭着眼睛,假装睡了。

等过了许久后,感觉凌北寒离开了,她才睁眼,转身,下床,抱起那束鲜花,用力地吸了几口。然后又找来护工,特意麻烦她又帮她找了一只花瓶过来,插上。

雷宇送的话,出于礼貌,她不能丢。但她会找机会跟他说清楚的,这辈子,她的心可能就只能容得下凌北寒这一个男人了吧看着花瓶里的鲜花,她暗暗地想。

不过,一生一世一双人,这辈子,她如果能够一直深爱着凌北寒,他亦能如此对她,就已经最幸福、美好的事情了

真正爱一个人,才会有这样的感觉。眼里,心里只有他

雷宇再来找她的时候,郁子悦把他叫到了阳台上,“雷主管,你也知道,我结过婚,也离过婚。我跟他离婚也是有原因的”,郁子悦看着雷宇,直接说道。

雷宇也是个聪明人,怎会不知道她的意思

他伸手,打断她的话,“你还爱着他是吧”,雷宇直接说道,一股遗憾在心头弥漫开。

郁子悦点点头,“雷主管,我们还是好同事是吧”,郁子悦看着他,认真地说道,以免他尴尬。

“当然”,雷宇笑着说道,“不过你现在可是单身,你有被追求的权利,难道要放弃”,雷宇上前,看着她,玩笑似地说道。

“我不放弃这个权利,但是,追求我的人,只能是他”,郁子悦笑着开口道,雷宇也无奈地笑笑。

“他要是对不住你,我这里随时为你”,雷宇说完,张开双臂,在郁子悦的错愕下,抱住了她

我的怀抱,随时为你敞开抱着郁子悦的小身子,雷宇在心里默默地说道,只见着凌北寒朝这边看来。他也很快地松开了她。

郁子悦尴尬地笑笑,雷宇已经走进了病房里,见着凌北寒,他点点头,然后,快速地离开病房。郁子悦从阳台进来,见着凌北寒,心里咯噔了下,刚刚被雷宇抱了下,他没看到吧她有些心虚。

像是做了坏事的妻子。

凌北寒将饭盒放在桌上,“吃饭”,霸道地开口,无声地打开饭盒。郁子悦爬上床乖乖地坐着,一股百合香窜进鼻息,这是她这几天的特殊伙食,百合粥,润肺的。

他盛了碗粥,在一旁坐下,舀着粥,凑到她的嘴边,“我自己来”,跟他分开了四五个月,现在他要这么喂她吃饭,她还觉得怪不好意思的。

他不容她反抗,径自将勺子凑近她的嘴边,沉默不语,给人的感觉却很强势

“霸道我刚刚跟雷主管已经说清楚了”,郁子悦白了他一眼说道,张口,吞下粥。

她的话,令他心情豁然开朗,一扫阴霾。却并未表现出来,只是默默不语地一口一口地喂她吃饭

她都跟他说清楚了,他怎么还这样

“我吃饱了”,大半碗粥下肚,郁子悦不想再吃,说道。

“都吃完还有两只鸡蛋”,他强势地又说道。

“不我真吃饱了胀死了,得下去走走不然长赘肉了”,郁子悦连忙反驳,就要从病床另一侧下去。

凌北寒哪肯放过她,伸手,将她拉了回来,“必须全吃了”,凌北寒霸道地说道。

“吃不下”

“吃”

“那我吃一个鸡蛋,你倒立半小时”

“好”

“那你还欠我好多个小时的倒立呢”,郁子悦回忆几个月前,刚去苏城时跟他的约定,那两星期里,他一共欠她五十多个小时倒立吧。

凌北寒此时已经倒立在了墙角边,看着她,心里一阵翻搅,“欠你的,我自个儿早还了”,那些对她愧疚的日子,他每天回到家都会倒立,脑子里想象着她在他跟前“耀武扬威”的样子。

听他这么说,郁子悦心里也酸了酸,蹲在他的身侧,边吃着鸡蛋,边看着他。

凌北寒倒立着,头朝下看着她的小脸,心里涨满了宠溺,“还要我继续还么五十个小时对我来说,小意思”。

郁子悦摇摇头,眸子一转,“我想试试一个人倒立的时候,可不可以吃东西”,她突兀地说道,嘴角浮现起意思诡谲的笑,然后,一手撑开他的嘴,将一只鸡蛋塞进了他的嘴里。

“咳”,这小混蛋还跟以前一样调皮

“不准吐快吃全部吃下”,郁子悦快乐地像个顽皮的孩子,指着他,大声说道。

“咳”,凌北寒嘴里塞着大半个鸡蛋,艰难地咀嚼,本就是倒立着,那鸡蛋黄又那么噎人,他差点没吐出来看着她在一旁得意地笑着,他恨不得逮她过来一起站让她尝尝这滋味

“好了,您慢慢倒立着,我去洗澡睡觉咯一个小时,不准偷懒”,郁子悦笑玩,站起身,拍了拍手,幽幽地说道,然后去了浴室。

凌北寒艰难地吞咽下鸡蛋,倒立着看着她朝着浴室走去,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快二十分钟过去,只见她穿着一身清凉的睡裙从浴室出来。

郁子悦看了看时间,刚好才过去半个小时,他还得倒立半个小时。

一身珍珠白色的丝质吊带睡裙,趁着她一身娇嫩白皙的肌肤,人还未走近,一股罄鼻的幽香窜进鼻息。刺激地凌北寒心猿意马。

修长的白皙的双腿一步步走近,睡裙有点短,只及膝盖上方不远的位置。要命的是,她离他太近,他倒立着,能将她裙摆下的春光尽收眼底

原本就是倒立着,凌北寒感觉血液逆流,一股温热的液体从鼻孔里涌了出来

“啊”,郁子悦看着凌北寒流鼻血了,惊恐地大吼,“你怎么,怎么了”,他好好地,怎么会流鼻血生病了吗

“我,我叫医生”,郁子悦慌忙地说完,朝着病房门口跑去,还没出门,身子被凌北寒拉住,他将她扯了回来

“别叫了你就是医生”,凌北寒气恼地郁闷地吼道,自己是有多饥渴,竟然看着她下面的春光,就流鼻血了

“我,你说什么”,郁子悦看着他鼻孔下方流出的鼻血,语无伦次着,拽着他朝着床边走去,抽着面纸,为他擦鼻血。

凌北寒从微微的眩晕中恢复,心里一阵懊恼,双手扣住她的腰,低首就要吻住她的胸口郁子悦伸手,连忙推挤他的胸膛,“你不要命了啊”,鼻子还流鼻血呢,还这样

“再不要你,我就真要死了”,可恶的女人凌北寒大吼一声,低下头,吸住了她娇嫩的肌肤。郁子悦呆愣着,脑子不停地转,会意着他的话。

“啊哈哈凌北寒你哈”,她仰着头,大笑起来流鼻血,他流鼻血了幸灾乐祸地笑着,双手垂着他的后背,还没意识到,自己的吊带已经被他拉下。

“啊哈放开我别碰我”,郁子悦回神后,她连忙阻止道。

凌北寒被她用力推开,脸上被鲜血染得一片狼藉,那双喷火的眸子控诉地看着她,“你想逼死我”,他受伤地问道。

“我,我们离婚了”,郁子悦红着小脸,看着他,大声道。

回温(1v1)作者:蛋糕忌廉半糖(-用力的撞了一下

床上的颜汐背对着她,一动不动,这令郁子悦十分气恼,又焦急

“快起床跟我去医院,我们去看病别拖了”,此刻的她,反倒像是个有主见的大姐姐,从颜汐衣柜里找出衣服丢在床上,拉着她说道。

“悦悦,我没事过几天就好了”,颜汐无力地说道,她哪也不想去,只想安静地睡。

“颜汐你不去是不是那我打电话给你家人了”,郁子悦气急,对她危险道。

“不悦悦不要”,颜汐吓得连忙坐起身,看着郁子悦一脸惊慌地阻止道。这样的颜汐,令郁子悦心酸也心疼。她知道,她虽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但从没对她家人说过一句,她也最怕家人知道她现在的情况。

“那就跟我去医院不然我真会打电话给你家人,你这样一个人扛着,又不去治病,让我怎么办”,郁子悦激动地问道。这颜汐也是个闷葫芦,什么都放心里。

“我去,我现在就跟你去,不要让我妈知道,千万不要”,颜汐边下床,边抬头看着郁子悦,那双圆亮的眸子里盛满了祈求她只知道,不可以让老妈知道她怀孕,又流产了,在连朋友都没有的情况下

冰冷了很多天的心,终于如被刀刺般,抽搐着疼了起来,一股心酸委屈涌上,她差点摔倒。

陆启正,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郁子悦带着颜汐去看了妇科,主要原因还是流产过后没有及时做b超复查,子宫里原来的血没有流干净,子宫恢复情况不乐观。需要继续吊水,消炎。

让郁子悦担心了,颜汐很惭愧,遵照医生的吩咐,她每天都在社区卫生所打针,偶尔从新闻里知道陆启正的消息。心终究还是会疼的,她不了解陆启正,但她隐约地似乎清楚他的身份。

就算是一名和谐又怎样照样也可以做出不负责任的事情来,她也清楚他跟凌北杉退婚是为了她着想。那么她呢也许只是陆启正排遣压力的对象

挂了两天吊针,颜汐终于不再出血。一有空,郁子悦就拉她出去活动。

“郁小姐,我们会所最近新推出一款丰胸按摩和私处护理服务,要不要试试”,弥漫着令人心情舒缓的芳香的芳疗sa包厢里,穿着白色服装的按摩师,边为郁子悦按摩,边说道。

郁子悦舒服地趴在床上,闭着眼睛享受,颜汐在另一边。

本来郁子悦觉得这个按摩师又在给她推销产品,本能地要拒绝,但按摩师口中的“丰胸按摩”着实吸引了她她可没忘记凌北寒嫌弃她的胸变小了

“丰胸按摩有效吗”,郁子悦激动地问道,一旁闭目养神的颜汐也听到了她的话。

“郁小姐,这款丰胸按摩也是我们会所新推出的一款也是重磅推出的哦,经过反复的试验,确定有效才推出来的,如果没效果,不是砸了我们会所的招牌,您说是不是”,按摩师对她不急不缓地介绍道。

“那多久能见效啊”,最好立刻就见效让凌北寒那个老男人嫌弃她郁子悦在心里暗暗地想。

“郁小姐,这急不来的,一般两个月为一个周期”

“两个月”,郁子悦暗自地想,什么时候她的胸变成c,什么时候就跟凌北寒和好好了

“我先做一个周期吧颜姐,你要不要对了,你是c,不需要”,郁子悦看了眼颜汐,酸酸地说道。颜汐差点没笑出来,“让凌中校知道,肯定又吃醋了哦”

“关她什么事情”,郁子悦在按摩师的示意下,翻身,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对颜汐说道。

只感觉胸口处传来一阵温热,她睁开眼,只见按摩师将在掌心搓热的精油覆上了她的胸部,然后,按摩师双手覆上了她的一对咪咪,缓缓地搓揉开。

“胸部按摩不仅仅可以丰胸,还预防乳腺增生,囊肿的哦,加快胸部血液循环”,按摩师又说道。自己的咪咪被陌生的女人揉搓着,郁子悦尴尬地不知该说什么好,闭上眼睛,“是,是吗”

“那颜姐你也来一套吧女人啊,就该对自己好点”

“对对,郁小姐这话说得极是咱们女人啊,一定要时刻保持着诱人魅力”,两名按摩师附和道。

颜汐笑了笑,“我又没朋友,不烧钱了”,她对自己调侃,打趣道。

不一会儿,郁子悦又被忽悠着去做了私处护理,据说可以让那里红润诱人地像处女一样,紧致。

“我跟你说,那家的牛郎服务真不错,可以陪你逛街,吃饭,散步,晚上那更是”

“小点声人家那不叫牛郎,是男性陪聊犯法的,被曝光了就麻烦了”

郁子悦在泡温泉,听角落里三名阔太太在聊天,她被他们口中的犯法字眼给吸引住。微微挪动身子,拉过一只飘在水面上的果盘,假装吃葡萄,侧耳听着那几位阔太太的聊天。

“对,尤其是他们用的那什么药水,都是国外走私来的不过效果真是好美”

“徐太太,就不怕你先生知道”

“去我们各玩各的他才不管我”,一位美妇人又说道。

郁子悦若有所思着,听着听着,也听出个所以然。大概就是这家会所附近有个小的健身房俱乐部,那里从事着非法的,和药物交易行为

作为一名记者,她觉得自己又找到了一条重要的新闻线索。

“凌北寒你小子动作给我麻利点别丢凌家男人的脸”,凌北寒刚从营里回来,进老宅还没跟老太太说一句话,老太太倒先开口,对他呵斥道。

就算老太太没明说,凌北寒也知道她老人家的意思无非是把郁子悦追回来

“老太太,您思想转变地倒挺快”,凌北寒对老太太酸酸地说道,可以前的郁子悦鸣不平

“混小子还揪着不放”,老太太抡起拐杖朝着他挥去,被凌北寒轻易地躲开,他笑了笑,带着几分调皮。

“你奶奶我也不是个老顽固,脑子里清醒得很以前看不惯悦悦,不也是怕你吃亏那时候,她跟那厉家的小子不是没瓜葛”,老太太直白地说道。

“现在呢想明白了”,凌北寒在一旁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边品着,边说道。奇了怪了,怎么还是明前龙井而且看着一旁饿茶叶盒,还是岳母苏沫兮的茶馆里的

“看着你这个闷葫芦跟悦悦在一起,是快乐的”,老太太软着声说道,“我到底没你爷爷心硬”,老太太就算脾气再硬,到底是也是个女人

老太太的话令凌北寒心里温暖了不少,“您也没见过您孙子当过逃兵吧放心吧,势在必得”,凌北寒走到老太太身边,看着她,玩笑道,却也无比认真。

“快快快去今年年前悦悦的肚子必须有消息”,老太太又来了推攘着凌北寒,说道。

凌北寒笑了笑,大步出了老宅。

他当天就赶去了机场,直飞苏城。

抵达苏城机场,打了郁子悦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凌北寒一阵气恼。打去他们报社,说她今天请假了。他气恼着自己打车直奔她的住处。

可她并没在家,只颜汐一个人在家。

“悦悦一大早就去报社了呀,怎么会休息呢”,颜汐听了凌北寒的话,疑惑地反问道。眼看着天色越来越晚,凌北寒心里焦急起来。她到底去哪了

“凌中校,您别急,再等会吧,悦悦她做事有分寸的”,颜汐对凌北寒安抚道。

“嗯你身体还好吧”,凌北寒喝了口茶,对颜汐关心道,没忘记她跟陆启正的关系。颜汐心里微僵,看着凌北寒,“他其实才是真正的卧底吧”。

颜汐的话,令凌北寒喝茶的动作稍稍僵硬了下,不过外表并看不出来,睇着颜汐。

“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我跟他也只是意外”,颜汐讪笑着说道。

“你要想开点”,凌北寒只能这么回答颜汐,话里的深意,让她慢慢去体会吧,凌北寒站起身,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晚上八点,“我出去找找她”,他在坐不住了,说完已经离开。

“哈哈是嘛,真的好好笑”,环境幽暗嘈杂的酒吧里,角落里,郁子悦跟一个帅气的年轻男人坐在一起,两人有说有笑。郁子悦常被男人逗得笑起来。

“郁小姐,时间不早了,今晚”,男人伸手,一把揽住郁子悦的腰,在她耳边魅惑地说道,一股罄鼻的范思哲香水味窜进鼻息,郁子悦心里一惊。

“那我们先出去吧”,她说完,起身,被男人搂着出了酒吧

凌北寒几乎找遍了苏城所有的大街小巷,各个停车场,也没看到郁子悦的那辆小甲壳虫,后来还是动了关系,查到她的车停在苏城很有名的,酒吧一条街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