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3年重新追回前女友 前女友结婚了还让我上

时间:2022-01-06

分手3年重新追回前女友 前女友结婚了还让我上

  “呃…什么?这是什么?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黎安筠,你到底瞒了我多少事情,你们是不是故意的?是不是?”时予看着白纸黑字写的很清楚,眼睛盯着天花板上那道小小的裂痕,眼角泛着泪光。
  “前两天,哥,你看啊,还有两年时间了,你要在我还活着的时候,赶紧好起来啊,至少能自己扶着站起来,慢慢的走两步,这样我闭上眼的那一天,我就不用太难过了。”黎安筠轻轻地擦掉他眼角的泪水,说话的语气都变了,情绪低落,最后咬着下唇也哭了。
  他舍不得他哭,但也舍不得他走,两年,这个期限好像限制住了,时予张张嘴没有说话,但是心脏病就像埋在身体里的定时炸弹。
  倒计时结束以后,突然炸开的火光是他在宣布离开的声音。
  所有人都替他把结果藏着,包括唐念荌,只有他把自己留在光里,永远璀璨夺目。
  “黎安筠,不许说这样的话了,要走也是我先走啊,我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你比我好,至少是个正常人…”时予近乎歇斯底里的嘶吼,指尖又恢复了仅剩的一点点知觉,只不过蜷在掌心里了。
  “不行,我要告诉你,我要告诉你现实,我也不想在瞒你了,已经这样了,哭也没用,还不如好好的盼着你好起来,哥,你冷静一点。”黎安筠抱住时予颤抖的身子,下肢一阵痉挛,湿湿热热的液体顺着往下淌,红了眼也红了脸。
  “好起来了又怎么样,没好又怎么样,不是娃娃亲吗?你走了,难道要我一个人结冥婚?有这样的说法吗?于公于私,你也要等我。”时予嘶哑着嗓子,难受到干呕,化验结果还没出来,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引起的。
  “冥婚?哥,你在想什么啊,呸呸呸,不允许这样乱说话了,我死了不也还是每天跟你挤在一起啊,只不过换了种形式而已。”黎安筠坐在病床边看着他,手上握着一把水果刀,刀刃陷进肉里,渗出鲜血。
  “你俩在说什么,一大早的,安筠,你说的是真的吗?”时憬妍坐在黎安筠旁边,使劲的揉着那张诊断书。
  “揉破了也没用,白纸黑字已经板上钉钉了,我要好好过这段日子,不至于真正到了离别那天,又嚎啕大哭,虽然…会吧…”黎安筠仰着脸冲着她笑了一下,这个笑能自愈,却不能治愈,气氛越来越压抑。
  只有他充当气氛营造者。
  时予宣泄着情绪,他不害怕黎安筠离开他,他只是害怕黎安筠接受的这么快。
  “安筠,为什么予儿不知道?你们不是待在一起的吗?”时希碰了碰黎安筠,这个问题时予想问,但是又不舍得问。
  “我骗他说我去爷爷家,去爸住院的医院查的结果,医生说我的病已经没有办法恢复了,只能控制这段日子不再变本加厉。”黎安筠垂着眸子,地砖上是光的倒影,慢慢的像他的指尖一样,蜷缩在一起。
  “安筠,对不起…是不是因为我啊,让你难受了是不是?我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不要啊…”时予拼命的哭喊着,闹着让黎安筠走,来来回回几次,黎安筠也不陪他了。
  “不是,是我太自以为是了,我以为撑过了能让你好过一点,没想到成了一辈子的遗憾。”黎安筠轻轻地叹了口气,无奈和无助席卷。
  …………
  时光飞逝,就像一瞬间被抽走似的,一晃眼就过去了一大半。
  终于到了最关键的时候,长时间的卧床不起,他的腹腔里积满了脓液,有时候小腹胀痛不适也忍了,每次都皱着眉缓解。
  “脓液必须得抽出来,已经不能再这样拖下去了,家属安慰一下,可能会出现神经疼或者幻觉疼,忍不住就抬手示意。”医生把他身上那件病服的外套撩起来,露出一截纤细的腰,小腹因为有积液,肿胀起来。
  “哥,你看着我…就是轻轻地扎一下对不对?不会多疼的是不是?”黎安筠不顾自己的形象,看着医生把消毒垫放在时予的肚子上遮着,只露出要穿刺的皮肤。
  “有点疼,忍着点,家属把他的小腹扶着。”医生拿出穿刺针,比普通的针粗很多,甚至比置留针更疼,垂直刺进时予的小腹里。
  穿破皮肤,脓液被注射器抽出体外,本来不觉得有多疼,紧绷的情绪和黎安筠一遍一遍不停的安慰让他觉得越来越难受。
  尖叫声环绕整个病房,像任人控制的木偶人,只不过是没有绳子牵扯四肢而已。
  黎安筠轻轻地抚着他的额头,医生把抽出来的脓液放进无菌瓶里,整整一瓶,时予疼的死去活来,总觉得肚子里的五脏六腑要被抽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疼…停手啊…停手啊…”时予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医生根本没有要停手的意思,反而动作越来越重。
  “别喊,越喊越疼,细菌性的疾病必须得早点预防,不然以后会越来越严重的,更何况是腹腔脓液的问题,如果不及时处理,会病变的。”医生抽完最后一针脓液,收拾好用过的东西,简单的用纱布包扎起来。
  “予儿,妈知道你疼,但是疼咱们也得忍着是不是?予儿小时候脚被划了那么长的口子,一声也没坑的缝针上药拆线,现在怎么这么怕了?”时憬妍把被子往他身上拢了拢,抽完脓液,时予的肚子平整了,没有鼓起的脓包,她也不敢碰他,除了给他换病服,以后的时间没有一个人敢碰他。
  “哥,结束了。”黎安筠试探的碰了碰他的小腹,小腹上插了根引流管,就不用每次都用穿刺针抽出脓液了。
  结束两个字,是一切尘埃落定以后的美好。
  光坠进沉寂的黑洞,溅起的涟漪包裹着少年最后一抹还有尊严的温柔。
  是抚平伤口后的第一次正面交涉。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