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喊疼男生什么心态 被全班人享用的小雪

时间:2022-01-07

女生喊疼男生什么心态 被全班人享用的小雪

“痛不痛,小雪?”王刚温柔的问道。

“很痛……不过……小雪能忍住的……”小雪忍着身体上传来的那一阵阵痛苦说道。

王刚感觉到小雪原本就十分紧致的身体,此刻正夹着他一阵接一阵的紧缩。这种感觉让王刚十分舒服,但王刚强忍着动弹的冲动,依旧保持着这个动作没有活动。

小雪刚一把脸凑到王刚身前,鼻子里就闻到了一股子很浓很浓的腥味。

这气味说不上好闻还是难闻,但小雪并不讨厌,甚至还动了动鼻子多闻了几下。

小雪依稀记得她爸爸身上也有这种味道,有一次小雪爸爸和妈妈打完架从卧室里出来,躺在沙发上抽烟的时候,她跑过去趴到她爸爸的腰间,把鼻子凑到她爸爸那里闻,结果被她爸爸开玩笑骂了一顿。

“爸爸这里可不是给你闻的,只有你妈妈才能闻哦!”

当时小雪的爸爸这么对她说道,小雪虽然不明白她爸爸的话是什么意思,可心里对这种浓浓的腥味更加在意了。

现在小雪终于可以好好的闻一闻了,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呢?

而王刚则感到奇怪,小雪抓着他那里,把鼻子凑过去闻了半晌,难道女孩子其实很喜欢男人的这种味道吗?

王刚忽然想起来,小区的女主管在小区各处花园里载满了一种,名叫西伯利亚睛子树的植物。这种植物每到花期,就会散发出浓浓的腥味,那股味道的确和男人的味道非常相像。

因为这事,小区里好多业主还专门跑去物业抗议,不过前去抗议的基本都是男人,女人倒是一个都看不见。

难道,女人真的很喜欢这种腥味很浓的气味?

“小雪,你喜欢这种味道吗?”

王刚好奇的问,而小雪则仰起小脸,冲王刚点了点头。

“那以后叔叔经常给你闻好不好?”王刚抚摸着小雪的脑袋说。

“嗯,叔叔真好!”

女生喊疼男生什么心态

  直至许存拎着六人份的晚餐进了休息室,洛闻脸上的温度才略微褪下去了点儿。

  但好巧不巧的是,其余几位给洛闻空出来的就餐位是盛琰左手边的那个。

  ——五个肩宽腿长的年轻人挤在张小圆桌旁,动不动就会肩靠肩、胳膊贴胳膊的左手边。

  于是洛闻就跟校园片儿里不小心跟暗恋对象分在一组做实验了的男同学似的,又小鹿乱撞地紧张了半天。

  尽管他今年二十一了,早就过了多看一眼暗恋对象都会脸红的年纪,但是却照旧被盛琰的一举一动牵动着情绪。

  可惜于无声无息间蛊惑了人心的盛琰本人却被洛闻佯装淡定的表情骗了个十成十,于是在抬眼垂眼间无声地思忖为什么对方就盯着眼前的那道水煮生菜吃。

  盛琰没思考个所以然来,只当今天的训练量太大,以至于洛闻累得没什么胃口。

  所以他本着中国好队友的原则兀自承担起了监督对方好好吃饭的职责,顺理成章地给对方夹了几筷子的辣子鸡丁和水煮牛肉,并且凑近了点儿地叹气道:“别总吃菜啊,小朋友。”

  刻意压低了音量的结果,就是盛琰本来就喑哑的声线变得更性感了点儿。

  搭配上两个人之间并不安全的社交距离,让洛闻莫名地产生了一种落入了会吟唱的海妖的罗网的错觉。

  连带着被盛琰呼出的气息沾染到了的肌肤又开始泛红。

  然而坐在圆桌的另一侧的江嘉和庄思逸却没注意到这两位的情况,照旧叽叽喳喳地讨论着到底是糯年糕更好吃还是韧年糕更好吃的问题,实打实地像两个小学生。

  只有于越的视线短暂地在盛琰和洛闻之间停留了片刻。

  为盛琰反常地主动替人夹菜;也为洛闻居然没有和以往一样客套地先说“谢谢”,只是脸红红地埋头吃饭。

  但于越很快就自我洗脑地把这归结成是自己想多了。

  就跟网上那些见风就是雨的小粉丝似的。于越在心里小声地说。

  ——总容易把偶然看见的一些稀疏平常的小事脑补成天大的秘密,连带着觉得眼前人的关系都不一般了起来。但这样是不对的。

  自觉不该这样的于越很快就把目光挪开了,以至于错过了怕麻的洛闻晕晕乎乎地把水煮牛肉里的青花椒都吃了的画面。

  也错过了盛琰和洛闻的手背偶尔相贴时,洛闻下意识地抿紧了的嘴角。

  晚上十点,六楼训练室的灯一盏接着一盏地熄灭了,宣告着当天训练任务的落幕。腰酸背痛的五人组也坐着同一趟电梯下了楼。

  而盛琰刚出公司的大门,就和夏夜里独有的热风撞了个满怀,连带着他身上黏黏腻腻的汗珠一起,张牙舞爪地影响着他的心情

  于是盛琰略微蹙眉,拿着聊胜于无的小风扇,把往空调车上赶的步子迈得更大了点儿。

  但是他刚走到半道,就意识到自己貌似把某个小朋友落下一大截了地站定了等人。

  然而先蹦蹦跳跳地赶上了盛琰的人是庄思逸,接着是于越、江嘉,最后才是洛闻。

  ——洛闻不觉得盛琰回头是在专程等自己,盛琰则无声地在想某个腰细腿长的小朋友为什么可以把步子倒腾地这么慢。

  后者在捕捉到了附近亮起的闪光灯之后,皱眉叹气地先转头了,紧接着江嘉上了车,但没忘了把自己身边的座位空出来。

  而这短短几十秒的场景被那几位来公司楼下接下班的粉丝录了下来,几经解读之后就成了瑕不琰于CP超话里最近更新的新糖,以及洛闻私下不太合群的证据之一。

  例如:【咱就是说,本来琰总在前面大步流星地嘎嘎走,结果忽然扭头一看修勾不在边上就停下来等人的画面属实是有点戳我。】

  【至于等的是谁,懂的都懂,毕竟琰总的视线就一直黏在某个修勾身上。(小黄狗叼玫瑰.JPG】

  以及,【不懂就问,琰总,男朋友真的这么好看吗?大夏天的不能去空调车上去等嘛?非得在大马路上热着?(这就是小情侣吗?我懂了.JPG】

  还有直接由一生三地脑补过头了的,【我怎么觉得小于赶上来的时候,琰总那个动作是想牵手?只是边上有个姐妹的闪光灯亮了一下,琰总就把手收回去了。】

  【谢谢姐妹的解读,重看了一遍视频的我又磕到了QAQ】

  【尊重爱情尊重爱情.JPG】

  在专注自家的CP超话之外,就出现了另外一种于洛闻而言不那么友好的声音。

  【虽然但是,lw和其他几个离的是真远啊,看起来也没有什么要小跑着赶上的意思,让我一时分不清到底是其他几个孤立他还是他自己不合群。】

  【你看sy这态度就知道了,等zsy,等yy,也等jj,就是不管lw赶上了没,属实是私下关系确实不太好了。不过想来也正常,这俩拢共也才认识了几个月,相较其他几个有社交温差很正常。】

  【有一说一,sy是拽哥人设咱是知道的,但yy可不是。回想sy刚来的时候,yy可从来没把人撇在后面过,日常嘘寒问暖地就差把“我想和你交朋友”刻在脸上了。】

  还有些直白的:【不懂就问,楼里的姐妹是真想不明白还是在阴阳某人。其他几个成员私下讨厌他不是很正常的事吗?毕竟他皇族的确实让人有点恶心。】

  【楼上明白人hh 粉丝看了都得气死的事,正主怎么可能心里没有一点疙瘩?估计也就只有某人的粉丝会自欺欺人地觉得他们只是不熟而已。】

  诸如此类的言论多了之后,洛闻的那些粉丝们也装聋作哑不下去了,开始了和黑子们漫长而又无止境的对线。

  【望周知,wanna官博在官宣洛闻加入之前总共才几万粉丝,官方发布的视频一般也就零零散散的几万播放量,所有数据都是在洛闻来之后才改善的。】

  【洛闻的粉丝也从来没有主动说过几个队友怎么怎么不好,在官博底下评论的时候也会带着其他四位一起夸。甚至一直说的都是谢谢wanna给了洛闻一个家,让他不用再在本来那个只会无限压榨员工的黑心作坊待着了。】

  【而不管骂洛闻的人是有意挑事的黑子还是真的什么都不了解的路人,只能说希望你们睁眼看看世界吧,别听键盘侠说什么就信什么。】

  【只能说请大家善用微博,听听前队友说的洛闻是真的帮助了他们很多,也给了他们重头再来的勇气的话吧。】

  【也请务必明确,离开远航那种一年到头拢共只给出道艺人发了三千工资的黑心作坊不是背信弃义,是终于醒了。】

  有人听进去了,认认真真地去了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最终大彻大悟地回来说是自己错了,洛闻充其量就是个长得像冰山美人的小可怜。

  但也有听不进去的,照旧骂骂咧咧地说着刺耳的话,明里暗里地说洛闻的粉丝是在偷换概念,语气尖锐地问:【与其说从前,不如先解释解释lw是怎么当的队长?靠经验取胜吗?】

  却从来没有认真考虑过,凡事都给洛闻搞特权的圆星到底能得到点儿什么。

  是旧粉丝的谩骂呢,还是“陪嫁粉”的欢心。

  他们唯一看到的就是:【笑死我了,某些人的粉丝自以为牛x坏了地觉得她们这几个月为官博的建设事业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丝毫没有意识到从昨晚到现在的短短二十四小时里,官博的数据比以往涨了快十倍。还以为是自己一个人在带飞呢。】

  网络上谁也说服不了谁的粉黑大战和一轮又一轮无休止的争吵还在继续。

  习惯于在睡前刷一会儿微博,看看超话和粉丝评论的洛闻自然看到了。

  于是他那原本因为盛琰而浮在空中的心倏地坠了下来,无声地摔进了泥潭里。

  为自己确实没能带领wanna走向更广阔的一片天地;也为自己的粉丝因为他受了那么多无故的谩骂。

  以及,委屈吧啦地在想为什么网友们不能磕两口他和盛琰。

  ——明明他每回望向盛琰的眼神里,都是真真切切地满含着爱意的。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