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在公交车上弄的好爽&巨大的蘑菇头卡在了宫口

时间:2022-01-07

小雪在公交车上弄的好爽&巨大的蘑菇头卡在了宫口

“这是什么呀……好丑……好大……”

小雪愣愣的注视着王刚,因为惊讶小嘴也张的大大的。

“这是男人宝贝。”

王刚说着就扑到小雪身上,两手抱着小雪的脑袋吻到了她薄薄的嘴唇上。

王刚轻咬着小雪的嘴唇用力吻了起来,把小雪的嘴唇里里外外亲了个遍。小雪被王刚亲的喘不过气,都快窒息了。

“别这么……用力呀……叔叔……”

小雪艰难的说,王刚这才离开小雪的嘴唇,好让她缓一缓。

但小雪刚缓了口气,王刚就再度吻上去,并用舌头撬开小雪的贝齿,往她小嘴深处送。王刚逗弄着小雪那条纤纤玉舌,几下就把它勾引出来。

小雪逐渐变得意乱情迷,从喉咙里发出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声。

小雪在公交车上弄的好爽

  余梦周下意识拐进小区,意识到后面还有个人,拐了一半调转车头。

  “你到家了?”虞星河意识到什么,视线落在小区门口的牌石上,“玉书家园。”

  十多年的老小区,牌石上的字迹已经斑驳,靠近门口的路灯完全是看心情在亮,任性得很。

  见余梦周有往外骑的打算,虞星河直接下了自行车:“剩下的路不远,我自己走就行。”

  余梦周看了眼他的腿,虽然他什么都没说,潜台词一目了然。

  “你在担心我?”虞星河盯着他的表情。

  他看见余梦周笑了下,蹬起自行车毫不犹豫骑走。

  虞星河目送他远去的背影,直到那身影没入路灯能照亮的尽头。

  这个时间已经很晚了,小区位置有些偏僻,路上甚至没几辆过往车辆,虞星河拿出手机拨通号码:“喂,杨伯不好意思,这个点打扰,麻烦你派人来接我。”

  报了地址,虞星河挂掉电话,抬头看向小区内。

  而余梦周在到家后就径直回了自己房间,在床上瘫了一会儿后,不知怎的,忽然走到窗边拉开窗帘。

  他的房间靠南,窗户自然也对着南面,正好是靠近小区门口的位置。

  于是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路灯下的修长身影。

  路灯将虞星河的身影拉得老长,他似乎抬头了。

  余梦周下意识拉上窗帘。

  反应过来后有些恼火,分明是在自己家,为什么要做贼心虚似地看。

  于是索性拉开窗帘,就看到虞星河还没走。

  似乎是看到这边的窗户,虞星河在原地顿了一下,终于走了。

  余梦周见他离开才重新拉上窗帘。

  第二天早上,余梦周发现虞星河不再像昨天那样明目张胆盯着他了。

  “昨天谢谢了。”

  余梦周没回应。心底悄悄松了口气,虽然不知道虞星河究竟吃错了什么药,但今天似乎已经恢复正常了。

  虞星河没有再像昨天一样,是因为他发现光是观察余梦周,并没有办法确认他内心真实的想法。

  比如现在,面对虞星河道谢,余梦周的神情很平静,说不上是喜欢或不喜欢。又比如昨天。

  他的行为表现总是很矛盾,让人捉摸不透。

  有时候他有一种错觉,眼前的人好像披着一张荒诞的假面,真实的余梦周就藏在假面之下。

  这天又有体育课,体育老师宣布自由活动后,余梦周照常一个人回教室,而虞星河步履匆匆,再次找到黄嘉新。

  黄嘉新一看到虞星河就露出悚然一惊的神情,边惊讶边围着他打量:“好家伙,杯宝你这个表情,像是便秘了十年啊。”

  虞星河用篮球给了他一记。

  抱头跳开的黄嘉新笑嘻嘻:“说笑嘛,你这表情是有点东西啊。”

  说便秘十年夸张了,总之就是愁眉不展的,像是有什么想不通的心结。

  不用想也知道是因为那个“她”。

  这次不用虞星河主动问,黄嘉新直接猜:“受挫了?她不理你?还是闹脾气了?”

  虞星河目光看向别处,显然并没有注意他说什么。

  总是自信张扬的人,出现这种状态,黄嘉新这下是真的对那个女生好奇了。

  “诶究竟是谁啊?我认不认识,万一我认识,说不定还能让兄弟打探一二。”

  虞星河顿了下,面上闪过一丝纠结,似乎确实是穷途末路了,最终还是选择告诉他:“余梦周。”

  “?”

  “你说谁??!”

  黄嘉新消化了足有三分钟,终于确信虞星河说的就是他知道的那个余梦周,想来全校也没有第二个余梦周能叫虞星河如此在意。

  现在回想起来虞星河那些对他的描述,什么安静,好欺负,黄嘉新直呼离谱,不能说一模一样,只能说毫不相干。

  不过细想下来,余梦周暗恋虞星河的可能,也不是没有,毕竟那天在失忆,他们可都是看到了,余梦周主动抱住虞星河,还抱得那么缠绵悱恻。

  没错,从他们旁观者的角度,那个拥抱确实有股说不出的味道,好像离不开彼此一样,怪让人起鸡皮疙瘩的。

  “但我还是不明白,余梦周怎么会朝你撒娇呢?你是不是理解错了,他其实是在阴阳怪气?”想想就很惊悚,那可是余梦周诶,即使在失忆见过了他不同的一面,可是传闻中的变态形象,在一中学生心中已经根深蒂固。

  虞星河冷冷瞥了他一眼。

  “行行行,他就是朝你撒娇了。”

  “如果是余梦周的话,那之前的猜测都得推翻了,像他这样的变……啊,怪人,行为模式和普通人确实不一样,而且是个男的,我之前的推测都是基于他是个女生的情况下展开的。”

  虞星河听到怪人忍不住皱眉,但没有打断黄嘉新。

  “你之前不说我还不觉得,一说是余梦周,我就觉得他可能是想报复你。”

  虞星河眼皮一跳。

  “小说里都这么写的,之前班里女生推给我看的,什么男生为了报复男生先故意钓他,再狠狠甩掉羞辱,现在的小男孩坏心思可多着呢。”

  “你跟他有仇,他又是那种心理阴暗,恨起来会暗搓搓对护腕动手的人,说不定就是故意引起你的注意,等你上钩后就像现在这样折磨你。”

  “而且余梦周长得漂亮,未必不懂怎么利用自己的优势。”

  黄嘉新越说越觉得是这么回事,煞有其事地点点头。

  余梦周下意识想反驳,倒让他想起了一件事。

  认识第一天,余梦周就牵他手了。

  “好家伙,这么早就开始布局了?我记得你当天就因为那个广播站甜妹和他杠上了,当时校园群还传得很热闹,是在之前还是之后?”

  “之后……”

  越说越像那么回事了。

  但虞星河下意识觉得不是那样:“他没有理由这么做。”

  做错事会被他三言两语唬住,只能乖乖接受惩罚,会因为被他误会,在被道歉时委屈到忍不住对他撒娇。

  余梦周也许是个小坏蛋,但他也是个很好欺负的小坏蛋。

  简而言之,他没有聪明到能使这种坏。

  可一想到余梦周矛盾、让人捉摸不透的行为表现,虞星河又不确定了。

  黄嘉新不以为然,不怀好意地笑:“他究竟是不是,试试不就知道了?”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