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开发1v3阅读:护士小雪的奶水

时间:2022-01-07

深度开发1v3阅读:护士小雪的奶水

小雪感到自己身体变得滚烫,身体里好像有把火正在熊熊燃烧一样。心里又好像钻了一只猫咪,正不停的挠她,快把她痒死了。

这种奇妙的感觉从未有过,使得小雪很快就沉迷其中。

鼻子里闻到的强烈的男人气息,也让小雪感到痴迷。这种气味并不好闻,但不知道为什么,小雪就是想多闻一闻。

小雪忽然感到王刚从她身上起来,心里顿时变得空落落的,好像失去了什么东西一样,难受的要死。这感觉都快让她哭出来了,但胸口突然传来的强烈刺激,顿时填满了她内心的空虚。

小雪睁开眼睛看去,立即看到王刚一只手握在她胸前揉动,而他的嘴巴正在另一边猛亲。

王刚的样子就像小孩子吃奶,可不知为何,小雪却感到十分满足。

小雪于是抓住王刚的头发,把他的脸往自己胸口压,好让自己跟他贴的更紧。

小雪的举动,让王刚明白时候已经差不多了。

深度开发1v3阅读全文

  陈军的办公室其实就是他的专属休息室,在里面置办了一套书柜桌椅,是二层空间最大的一间屋子。

  祁青暮在门口犹豫了几秒,敲了敲门。

  “进来。”陈军的声音隔着门传进耳朵。

  祁青暮呼出一口气,一边推门进去,一边说到:“军哥,是我,祁青暮。”

  一抬眼,看见办公室内的情况,顿时愣住。

  常年穿着西装加大衣的男人手里拿着一支点燃的雪茄,神情慵懒地坐在气质沙发上。他的对面就是陈军,也在抽雪茄,桌子上有一个托盘,托盘里是男人喜欢喝的那款烈酒。

  在祁青暮没有敲门进来之前,他们似乎在喝酒闲聊,像朋友一样。

  沙发那一片区域烟雾缭绕,祁青暮的脚步停在原地,略显怔愣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忽然不知道说点什么好。

  不过转念一想,一切不合理的地方都变得通顺了。

  如果是顾屿,井蓝没必要支支吾吾,不愿提及。

  脑子里很乱,或许是因为得到井蓝的提示之后,祁青暮也没想到,他让自己小心提防的人是许晋刑。

  “小祁,你有什么事啊?”陈军似乎对祁青暮突然到来感到惊讶,语气中的疑惑也不似作假,他站起来朝这边走了两步,忽然笑起来,“你别是来感谢我的吧?行了行了,你都在这干多久了,我差你那点劳动力啊?赶紧下去换衣服,晚上酒吧举办个活动,有你们忙的。”

  祁青暮看着他走过来,张了张嘴,“我……”

  确实是来感谢的,也有其他事情要谈。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他还是离开比较好。

  可惜男人不会让他如愿。

  “他找你有事说吧。”许晋刑那低沉的嗓音缓缓响起,在祁青暮看过去时,他吸了一口雪茄,眯眼回望他,“我能听么?不能的话先出去等你们?”

  这个问题的答案就只有一个,不用祁青暮思考,陈军立刻回答道:“能听,有什么不能听的,也不是什么私密的事儿。”

  祁青暮的心彻底沉了下去。

  许晋刑是做什么的、身价多少,祁青暮不得而知,也从未想去了解过。但工作时身边总会有人提起他,背景雄厚家财万贯,这些话他听得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在这一片,许晋刑绝对数一数二,身为这条街上的商户,陈军哄着他也不是不能理解。

  这也间接地导致祁青暮必须顾及陈军的想法,不能随便离开。

  他被陈军带到沙发处,走了这一段距离,男人的目光一直黏在他的身上。

  这是自上次被带离酒吧后,祁青暮第一次与许晋刑见面。

  许晋刑与平时无异,还是那副不动声色的沉稳样子,祁青暮坐下的时候,许晋刑翘着的二郎腿落下,显得占据的位置更大。

  祁青暮就在他的侧边的位置上,坐着的是一张单人小沙发,左腿动一下,就能碰到对方。

  所以他的坐姿极其规范,没有丝毫逾越的可能。

  “我是想说一下有关工作时间的事。”祁青暮没有给许晋刑眼神,很是自然地对陈军说道:“因为以后不能加班了,所以跟您重新谈一下工资的问题。”

  以前祁青暮只有周六周日来工作,固定工作时间是六个小时,下午三点之后就可以到店里,早上班也就早下班。但祁青暮周六日没事做,最开始的时候就只是看人多走不了,留下来白帮忙,就这样干了小半年多,有一个月他拿到工资的时候,发现比平时多了好几张。

  从那之后陈军就记着他的加班的时间,每小时多给一点,一个月积累下来,也能有几张可观的红票子。

  准备实习后,祁青暮根本无法保证自己能够工作六个小时,所以原本的工钱也要重新清算才行。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许晋刑在这里的缘故,陈军很是大方地一挥手,道:“算什么算,以前给你多少现在还给你多少,还像以前一样,加班了就有提成。”

  祁青暮顿了顿,似乎想要反驳什么,但是沉默许久,最终还是笑了笑,道:“您就不怕吃亏啊,白养我这一个员工。”

  “你要算的那么清楚,那些冲着你来的顾客我又得怎么给你算啊?”陈军哈哈大笑起来,“什么也不用说了,好好实习,给自己挣个出路。”

  “谢谢您,那我下去工作了。”

  说着,祁青暮站了起来,正欲离开。

  全程只有祁青暮和陈军在说话,高大的男人在一旁悠闲地坐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熄灭了烟,双手搭在沙发背上,看起来兴致缺缺地聆听他们的谈话。

  一直到祁青暮离开,他的视线落在青年高挑的背影上,一直跟随到门口。

  “别看了。”陈军给他倒了杯酒,“以他的性格,绝对不可能接受‘丧偶’还带着一个儿子的你。”

  许晋刑眼中冷光迸射,阴恻恻地扫了陈军一眼,“你知道我看见了什么?”

  “什么?”

  “他和顾屿接吻。”

  陈军深吸一口气,有些震惊地看着许晋刑,嘴里反驳道:“你可别瞎说。”

  他不是惊讶于许晋刑知道这些,而是对祁青暮的感情生活感到担心,甚至下意识地不想让他掺和进这对父子的拉锯战。

  圈子里谁人不知道许晋刑和顾屿的关系?

  许晋刑冷笑:“我有必要说谎?”

  陈军这才反应过来,前几天这个在国外的男人忽然给自己打电话询问祁青暮的消息,然后又在昨天下了飞机后匆匆赶来,再到今天锲而不舍地出现在这里,只为见到祁青暮……

  “你从哪看见的?”陈军的背脊爬上一丝凉意,“你找人跟踪他?”

  “老陈,如果我有那么多的花花心思,就不会被我的继子摆一道了。”许晋刑眼底酝酿着黑压压的暗色。

  他还记得几天前,从来不联系自己的顾屿那天发过来一张图片。

  图片上,两个男人亲密接吻,细节展现在图片的正中央。

  这两个男人是谁,许晋刑不可能看不出来,这张照片让他觉得自己一直保持的绅士行为就像一个笑话。

  陈军眉头紧皱,但心里还是不愿相信。正欲为祁青暮说几句豪华的时候,他听见许晋刑不冷不热地说了一句话,顿时冒出冷汗。

  “我得不到的人,谁也别想得不到。”

  这一刻,许晋刑将他作为商人的无情狠辣尽数展现。

  .

  祁青暮下楼之后立刻换上了工作服。

  来到平时负责的吧台范围,祁青暮像往常一样,开始收拾桌面上的卫生。

  但他有些心不在焉。

  能在许晋刑出现的场合里安然无恙地走出来,祁青暮并不觉得安心,反而一直忐忑不安。

  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就像之前井蓝提醒他的那样。

  许晋刑来到这里的原因一定跟自己有关。

  恍惚间,吧台对面的椅子上坐下一个客人,他点了一杯酒。

  祁青暮开始工作起来了,有一个客人就会有第二个客人,越到晚上,来酒吧的客人越多,他没有空闲的时间,全心全意为每一位顾客服务。

  一时间,忙碌的感觉让他忘记了一切烦恼,包括许晋刑。

  所以当顾屿出现在他负责的吧台前时,祁青暮脸上温和的笑容渐渐消失。

  许晋刑还没走呢,至少祁青暮没有看见他从正门离开,此时此刻,顾屿又赶来凑热闹。

  刚刚才遗忘了的烦恼瞬间涌现。

  “可乐。”顾屿挑着眉,语气轻挑地说:“加冰的。”

  被祁青暮惹到之后还能一如既往地凑过来,不知道是该感叹他心态好还是太过没心没肺。

  祁青暮没有说话,倒是干净利落地给他准备了一杯冰可乐。

  收回手的时候,顾屿忽然拉住了他。

  祁青暮一愣,感受到对方的手上传来的温度,有些懊恼地轻蹙眉心,很是用力地向后拉了一下。

  结果对方没用力,祁青暮很是轻松地挣脱开,从外人的角度看,倒是他有些小题大做了。

  祁青暮冷静下来,对上顾屿那挑衅似的目光,深吸一口气,道:“你怎么来了?”

  “我是客人。”顾屿说:“你们开店做生意,我想来就来,有什么问题?”

  “……随口一问。”祁青暮从容淡定地应付他的刁钻回答。

  顾屿轻笑一声:“我继父在这儿吧?他之前一直在国外,昨天刚回来,回来之后不回家,却来了这边,先来酒吧喝一杯酒,然后又跟老板聊了聊。晚上回去的倒是挺早,但是今天工作结束后又直接光顾这里……”他的语气里透着几分调侃,心里明明什么都知道,却故作不懂的样子,问:“你们这里有什么让他难以割舍的人吗?”

  祁青暮放下手里的工作,直直地看向他。

  昏暗的灯光映出他立体的五官,却模糊了表现出来的真实情绪。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