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自由阅读在线阅读网站冷门小说:扒开粉嫩粉嫩的小缝自慰

时间:2022-01-07

海棠书屋自由阅读在线阅读网站冷门小说:扒开粉嫩粉嫩的小缝自慰

 姚朔的房间东西很少,所以看着很整洁,唯有摆在床对面的一墙的铠甲勇士模型很打眼,尤其是最中间铜丝人,正义凌然地举着枪,几十双眼睛瞪着床,他都替姚朔发怵。
  他们来时没拿行李箱,都只背了包,姚朔的那只鼓鼓的放在床头,床上还有一堆东西,被他忧愁地瞪着。
  “剩下的放我包里。”程宸合上门,顺手把没来得及放起来的包给他。
  “好。”姚朔接过来,剩下的都是些小东西,手套围巾帽子,他一件件叠整齐放进去,还有奶奶家的一大罐泡菜。
  姚朔正要往里塞,被程宸一把拦下,“……这个我提着,等会撒了,还有味。”
  姚朔闻言,一言不发地用塑料袋包好。
  程宸牵起他的手坐到床上,柔软的床陷下去一块,他认真地看着姚朔,“姚朔,你有什么事问我吗?”
  姚朔沉默地摇摇头。
  程宸叹口气,隔着刘海亲了亲他的额头,“我们是谈恋爱,不是在玩你画我猜,别把事都藏心里好吗?你难受我也难受,以后有事跟哥说?”
  姚朔没留意这蜻蜓点水似的吻,靠在他肩上,环住他的腰,闷闷地说:“哥……我害怕。”
  程宸拍着他的背,“怕我妈知道我们的事吗?”
  “不是。”姚朔在他肩上用力按了按,“我怕念姨怪我,怕程叔对我失望。”
  他寄人篱下十年,结果狼子野心,害人家绝后了。
  姚朔愧疚地用力抓紧程宸的衣摆,毛衣被抓得往下扯,行成几条皱褶。
  程宸用力抱住他,安抚地说:“有哥在呢,不怕。”
  他感觉肩上有点湿,还有压抑的呜咽,心里痛的厉害。
  “不会的,一切哥担着。”程宸吻着他的耳朵,在他耳边说:“爱哭鬼,都哭我心上去了。”
  姚朔在他肩上狠狠蹭了蹭脸,“我就趴一会,一会儿就好。”
  姚朔更加用力地捏着手里的毛衣,这种胸膛被填满的感觉让他非常有安全感,像互相舔舐伤口的幼兽,给了他极大的勇气。
  程宸抚摸着紧绷成弓的背脊,轻声安抚道:“好,趴会儿,充会电。”

  大概过了一小时,两人背着包下了楼。
  程宸手里还拎了罐泡菜,红色袋子外还用黄色颜料印着农贸市场四个大字,他提了提袋子说:“妈,我们去苏牧家了。”
  这是姚朔特意找的红袋子,用他的话来讲就是“吉利”。
  “欸,好。”尚梓念的声音从厨房传来,还有菜和油高温爆炒在一起的滋滋声。
  程嵩在客厅看新闻联播,听到对话头都没回一下,哼没哼一声,只露出一张能冻死人的脸和烧死人的眼。
  程宸本来还想跟他打声招呼,看到他的脸色什么打招呼的欲望都没了,摆着张臭脸给谁看呢?
  姚朔路过客厅,眼神都不敢挨着程嵩和尚梓念,低头飞快地说了句“程叔,我也走了。”
  程嵩这才高冷的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哼。
  两人在玄关处换鞋,程嵩突然喊了声:“程宸。”
  程宸系着鞋带,头也没回,“怎么?”
  “下次拿出自己的实力来。”程嵩盯着电视机,“口头的我可不信。”
  程宸直起腰,穿上棉袄,淡淡地嗯了声。
  从家里出来,他缓缓吐出口气。
  压在心底多年的郁结一起被吐出,让他一下轻松了不少。
  程宸用空着的手牵起姚朔,明媚的午后阳光照在身上很舒服,花园里散步地年迈夫妇,草地上露出肚皮晒太阳的流浪狗,雨后翠绿如新的叶子,连同心情都顺畅了不少。
  “小宸回来啦。”保安眯着眼跟他们打招呼。
  “嗯,回来看看。”程宸说。
  “常回来看看好啊,你妈妈老是一个人,我都怕她没个人说话憋出病来。”保安好似无意一提,悠闲的又往另一个方向巡逻。
  拎着泡菜的手有些发酸,程宸活动了下手指说:“走吧,去苏牧家。”

  “你们怎么才来啊,我妈都等急了。”苏牧夺过程宸手里的泡菜,隔着袋子闻了闻,“真香!我都闻到味儿了!”
  “那你的鼻子真灵,隔着一层玻璃都能闻得到。”程宸说。
  “你就不懂了吧,我这是馋的,看到了就流口水。”苏牧飞快地打开袋子,玻璃罐子里的泡菜红艳艳的,发出诱人的光泽,“你奶奶做的泡菜简直了,改天我一定也要去学学,可不能让这么绝的手艺失传。”
  “大猫呢?”程宸没理他,问了一句。
  苏爸苏妈都出去做生意了,屋子里冷冷清清的,连根猫毛都没见着。
  “出去了吧,我妈说前两天还见着了,说它最近不知道怎么了,老往你家跑。”苏牧拧开盖子,酸辣的香味立马涌现出来,“真香!”
  程宸皱着眉压着盖子,把盖子从新按回去,“前两天?大猫不天天在家?”
  “以前都不这样,还是这几天突然这样的,估计过会儿就回来了,你等等。”苏牧说。
  程宸松开手,“以前都不这样?”
  “是啊,我还纳闷呢,这两天老往外跑什么,要不是它都十几岁了我还以为它在外面找老婆呢。”
  程宸心里逐渐不安。
  ……老往他家跑?
  为什么老往他家跑?
  两天都没回来、甚至更多,会不会出了什么事?
  这也太反常了。
  程宸压下心中的不安,往门外走,“我出去找找。”
  “等等!这老区这么多路呢,你上哪找去啊?”苏牧三两下拧上盖子,冲他的背影吼了声:“妈的!你也等等我呀!”
  姚朔也跟在后头,一双眼睛看着路边。
  “真的,说不定过两天就回来了呢,你也太疑心了。”苏牧双手撑在膝盖上说。
  老区的路四通八达,不时还能碰到临时垃圾场,随便钻进一条巷子连原来的弄头都找不着,更别说找一只猫。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