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夫1v2 粉嫩小嘴胯下羞涩吞含

时间:2022-01-07

双夫1v2 粉嫩小嘴胯下羞涩吞含

  章铭盛头疼地抵住了自己的眉心,这都是他的错。
  不过还是回家再和小逸商量好了,他现在不会看他的微信。
  一到上班时间自己就会失宠,章铭盛对于家庭地位这一块认知十分明确。
  其实这也没什么,不过是目前排在白月光那个死人骨头和工作之后,也不知道有没有赢过那个渣男前男友罢了。
  章铭盛心平气和。
  晚上他向爱人解释了自己的鲁莽和匆忙,他将结婚的事情偷偷埋在心里和梦里,演练过了一遍又一遍,所以“我以为关于婚礼流程地点和宾客的事我们都是知道的”。
  闻逸对着爱人无辜的眼睛笑翻了:“懂,你梦里的那个我是知道的。”
  “对,就是这样。”章铭盛回答得面不改色心不跳。
  “你要不要脸啊——”闻逸没有责怪的意思,但还是被男人的厚脸皮所震惊,挣扎着要从男人怀里逃出去。
  奈何笑得腿软,三两下就被团结实了抱回他的专属位置窝好。
  “所以小逸要跟亲人朋友说一声吗。”章铭盛把下巴放在闻逸的头顶,他们的身高位置契合得刚刚好,两人都处于极为放松舒适的状态。只除了闻逸柔软的细发带给他毛茸茸的触感,撩得他痒痒的,让他总想不老实一会儿,惹得怀中温热的躯体扭动起来,如此,隔着衣服他也能感觉到某些美妙的东西。
  “爪子老实一点……婚礼的时候再说吧,先把证领掉。至于婚礼的时间,我看看我工作上的安排。”闻逸回答得坦然。
  看看,他就知道,工作工作又是工作。他有信心会取代那个白月光,但章铭盛突然觉得自己以后也只能给闻逸的工作让位,当一个永远的第二名。
  没有前途啊。
  章铭盛心里默默叹了口气:“好。”
  “怎么了,你不是觉得我在推脱婚礼的时间吧。”闻逸感觉到了章铭盛微微低落的心情:“没给你画大饼,我发誓,就是最近公司出了点事……”
  闻逸自己越听越像渣男发言,只好实话实说提起了某个嫌疑人之一:“齐雅诗你还记得吧,就是那个和我在咖啡馆见面的女人——你不要用那种眼光看着我试图让我愧疚,我都没让她挨到一片衣角。好了好了亲一下总行了吧,怎么还生气呢醋缸子,那这里也可以……别舔了你是狗吗?会留印子——唉,败给你了,把你卖惨的目光收一收,随你还不行吗?大不了我穿高领——嘶!你还不乐意了!”
  闻逸拽着章铭盛的衣领把他从自己脖颈处拉开,单单用手摸就能感受到牙印的凹凸有致:“你牙口挺好啊,牙齿是不是还挺齐的,想造反了?”
  “我想犯上作乱。”章铭盛目光深深。
  闻逸鼓起勇气与章铭盛几乎完全剥去伪装而极富侵略性的眼神对视了三秒,可耻地承认,自己竟然怂了。
  “……言归正传,齐雅诗那个女人失踪了,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还有上面的一个总监,这两天状态也不对劲,听说家里的老婆还来公司闹了。唉,这些都随他们的便,凭什么把锅甩给下面的人,我今天都快忙死了你知不知道……”
  闻逸吞吞口水向章铭盛示弱,低着头许久,才感觉到那股热度渐渐消失。
  逃过一劫。
  等等,他为什么要怂,他能拿自己怎么样,这根老木头他行吗?他不行!
  一想起来这茬,闻逸感觉自己又跳起来了。
  他满目戏谑,有意用秋日微微起皮、干燥中混合着柔软的嘴唇去触碰他耳垂处最敏感的皮肤:“犯上作乱?爱卿所愿,朕——准了。”
  章铭盛呼吸一滞。
  闻逸却在这时候大笑着跑远了。
  “我要去书房处理点事情,不许打扰我!”
  章铭盛留在原地,扯过被子稍微盖了盖,木着脸看闻逸欢脱的背影,良久,无奈地捂着眼睛笑了。
  小东西溜得倒快。
  闻逸觉得自己水逆的时候大概是过去了。
  齐雅诗整整一个星期没出现在公司里,老板下周二出差回来,楚征带着他接到了一个大单,家里的行李被阿樟收拾好了,只等周五飞出国外周六直接领证结婚。
  一个多月前他还守着自己小小的花店回忆自己五年前的欢乐,紧紧抓着过去的温暖不放,一方面积极努力地工作生活,一方面永远地没能脱离时间的囚牢,有一部分的自己始终停留在灼灼风华的那个夏天。
  这才过了多久啊,男朋友有了,再然后同居了,再然后他也是有老攻的人了……他不是在做梦吧?
  一切发展地太过顺利,闻逸都不免有些患得患失起来,他害怕自己其实没能熬过被夺走爱人的漫长年华,也许早就疯在了某一个寒冷的冬日或者其中一个相似的夏季,现在的一切不过是黄粱美梦一场。等他醒来,也许他正躺在山中自己的房间里,没有阿樟,只有光秃秃的墙壁,空荡荡的房间,叔叔婶婶劝说着自己去看心理医生,不能再拖下去了……
  如果他醒来的晚,那么等他再次清醒的时候,闻蕊可能都已嫁做人妇,眼角爬上了细纹,身边陪着一个陌生的男人,把怀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小“闻蕊”放在他怀里,要他看一看现实的生活,看一看飞逝不复的时间,重新振作起来去度过自己的下半生?
  “睡不着吗?”章铭盛突然伸手把闻逸拉进了自己怀里。
  闻逸心脏重重一跳:“你没睡啊?”
  “没有。”他需要的睡眠时间其实很少,大概两三个小时就足以保证第二天的精气神,这也是姜鸿总是怀疑他不是人的原因。章铭盛只是为了尊重闻逸的习惯才陪他一起躺在床上,他知道小逸喜欢被他抱着的感觉。但长时间保持一个睡觉姿势其实很不舒服,往往闻逸睡着睡着自己就滚到一边去了,这个时候章铭盛也不会去阻止,最多心里不舍一下而已。
  于是当他发现小逸在小幅度地往自己这个方向挪动的时候,他就知道闻逸醒了。
  这个星期闻逸总是在半夜醒来,第一次发现自己居然离章铭盛这么远的时候,本来就是做了噩梦吓醒的闻逸又是失落又是委屈,但又不想“吵醒”阿樟,只好自己悄悄挨到他身边去。
  闭着眼睛但其实已经睡醒了的章铭盛:“……”
  闻逸的睡眠质量好的不行,几乎每天都是一觉睡到大天亮,没有起夜的习惯,章铭盛只需要在他醒来之前把闻逸抱回怀里,就可以让闻逸睡得舒服,醒来时也开心。
  但那晚闻逸醒的猝不及防,章铭盛毫无准备更来不及伸手把人搂回来。
  如果现在睁眼,闻逸又要觉得是自己动作太大把阿樟吵醒了,他会愧疚。
  章铭盛无奈之下只能选择装睡。
  等结婚以后吧……等领证,不,婚礼举办以后,他自然会把一切对闻逸和盘托出,包括他来历不明的身世,包括他身上不同于常人的种种异样。
  他几乎不需要进食,睡眠时间极少,并且在医疗机器的检查下,他身体一切正常,甚至比大部分人都更健康。
  刚创办公司的那两年,忙起来的时候他给秘书放假,给下属放假,自己却整整五天没进食,几乎每天只在车上打几个盹,即便这样他也没有什么不适的,被姜鸿联合保镖强行拖进医院的时候,还被检查结束觉得自己让人耍了的医生给轰了出来——“没有毛病就不要捣乱,你当这是什么地方!”
  如果这些都还能用医学奇迹来解释,那……呼吸呢?
  新陈代谢,呼进氧气排出二氧化碳是所有高级生命体的共同特征,当章铭盛屏气注视着计时器慢慢从三分钟走到十分钟,从十分钟走向半个小时的时候,他就明白自己跟正常人这三个字算是没什么关系了。
  他只是个披了层人类外皮的某种东西,里面藏着的是什么怪物连他自己都不清楚。
  不过章铭盛惯来冷静,他只是稍微好奇了一下自己如果不用口鼻那究竟是在用什么呼吸之后,就向除姜鸿以外的所有人隐瞒了自己的异常。
  他也确实做得很好,整整五年他顶着章铭盛这个身份行走在人类社会,几乎自己都快相信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跟满大街乱走的那些没什么两样。他有一个吵吵嚷嚷的朋友,没有血缘关系的家人,跟任何一个渴望成功的人一般奋斗,终日忙忙碌碌试图在大城市里站稳脚跟,闲下来就去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有点别人理解不了的怪癖。他遵循人类的法则,学着去爱一个人。
  但他不知道自己爱着的人能不能接受他的“不对劲”。
  如果小逸害怕了,自己会愿意放他走吗?
  章铭盛暂时没有想到答案,只好苦苦伪装。
  再等等,等结婚了他就告诉他。章铭盛一直是这么告诉自己的。
  但最近,闻逸明显变得越来越不安。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