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乐多(h)写的比较细的开车男男 兄长为夫

时间:2022-01-07

  好好的青年,就是长了一张不讨喜的嘴。

  霍茱萸自认为和他没什么交情,两个人撑死了就算刚刚的的对话之交,他实在想不出来,关楝子这时候找他能有什么事,更何况关楝子现在只是一个“死人”,和他打交道,多多少少是有点晦气了。

  从他身边掠过,霍茱萸连个眼神都没给他,只是脚下的步伐越发的快了。

  关楝子这一刻好像牛皮糖一样,辜妄上身黏糊了过去。

  “有个大事找你。”

  “没钱不借,不办不走后门,拒绝贿赂,不吃回扣。”

  霍茱萸说的一本正经。

  关楝子一顿,随即反应过来,他这是把自己当成借钱办事走后门的了,刚要解释,霍茱萸的步伐突然停住了。

  猝不及防的,关楝子刚要出口的话都被他堵了回去。

  霍茱萸:“霍家只管霍家这一亩三分地,别人是死是活和我霍家有何干系,我看你也别忙了,活着不容易,赶紧找个地方养老去吧。”

  养,养老?

  关楝子被他堵了一脸,表情都还没来得及变,就听见他说。

  “告诉他,别想着当什么救世主了,他现在不过是丧家之犬罢了。霍家不想管,也不会管。”撑死了将来他死了去给他上柱香。

  霍茱萸恶劣的想。

  现在这世界,算不上太平,霍家已经处在岌岌可危之地,任一风雨动,霍家不小心便会摔下来,被躲在暗处盯梢的人一哄而上,蚕食而尽。

  百年大家不能毁在他手里,他现在如履薄冰,自己都管不过来了,哪有精力去处理一个外姓人的事情。

  不是他??

  关楝子眼中闪过不自然。他还想说什么,但是碍于这里是别人的地盘,最终还是闭嘴了。

  霍茱萸并不像他想的那般不问世事,也没有他想的那么大义。

  也对,现在对他们霍家来说,大义算什么,吃不饱穿不上,搞不好还会丢了命,没必要来这泥水里滚一遭。

  告别了霍茱萸,关楝子面上轻松地面具被摘了下来,人轻轻的叹了口气。

  -

  乔宴再次醒来的时候,全身都插满了管子,牵一发而动全身。

  头顶是圆晃晃的穹顶,曲面的设计,光滑反光,看起来自己就像是被装在一个不怎么透视的罐子里。

  “他怎么看起来有点呆?”

  裴之遥在外面通过监控观测到,乔宴不仅是表情呆呆的,动作也呆呆的,就像是被放慢了速度一样,抬手又放下,好像看到的不是自己的身体一样,一只爪子,多看了好几眼。

  医生之前也没见过乔宴,不知道他机灵的时候什么样,至少从他这几个动作看来,人并没有像其他病人一样产生什么奇怪的反应。

  “刚醒来,人还有些不适应吧。”

  医生说。

  裴之遥还是觉得乔宴傻了,按照他的性子,一醒来看见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怎么也不应该看自己的爪子,还看不够了一样,扭头看,抬手看,对着光看,翻来覆去倒腾着花样看。

  “他是进了治疗舱之后手变成猪蹄了吗?”

  裴之哟心想。

  不过他这反应,可比见了猪蹄还要奇怪。

  乔宴躺在里面,全身上下只有手可以动,心都揪到了一起。

  他的手,为什么变色了。

  他昏迷期间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的手,准确说是他的血管变了颜色。

  手背上,血管清晰可见,鼓起的血管透着一种诡异的青黑色,颜色已经超脱正常人类的血管颜色了,手指尖尖的,就连指甲盖都泛着青黑,他这是变异了吗?

  乔宴很想起身看看自己身上是不是还有其他地方也变了,只是自己用不上力,躺在里面就好像一滩烂泥,唯有一双手能抬起来,举刀他能看见的地方。

  他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自己变了色的那只手比之另一只手软绵绵的,就好像…………没了骨头的支撑,只是一滩肉一样。

  想着想着,乔宴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

  他不能在昏迷期间被人摘走了某个器官吧。

  越想越觉得恐慌,不知道过多久,身上渐渐的回复力气的时候,裴之遥推门进来了。

  “我,我好像变异了。”

  乔宴一开口,嗓子沙哑的就好像被砂纸磨过,“我的两只手都不一样了。”

  难道他真的不是人?

  裴子遥似乎并不觉得奇怪,将他的袖子撸起来,看着他胳膊和手上一样的血管,轻声开口。

  “没事,你不要害怕,你这顶多算是神之右手。”

  去你妈的神之右手。

  乔宴对此很是唾弃。

  “我怎么变成这样了,我不会是什么药物过敏吧,我还有救吧,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

  变异这种事,他只在电影里看过,哪怕是现实中,顶多也就是植物变异,还没见过人变异。

  裴之遥:“你还是个人,这你可以放心。具体还要等检查完再说,不过你这种情况,估计检查完就直接被他们送去销毁了,没什么拯救空间的。”

  对于乔宴这种情况,裴之遥也不好说。

  或许是年纪到了,血脉忽然就觉醒了,也可能是某种药物刺激到了,他出现了变异现象,具体还有待查验,偏生变异这种事,不仅不能查,还要想方设法的瞒着。

  乔宴:………………

  “那我这??”

  “不妨碍生活的话先凑合着吧。”

  这怎么凑合,屋漏偏逢连夜雨,宋溶还生死不明,他怎么突然就变异了。

  乔宴有些抑郁了。

  “你突然倒在大街上,的亏是全身上下没什么值钱的东西,这里的人还算是比较淳朴,没有直接将你送去当奴隶。”裴之遥将他扶起来,“真要是那样,你一觉醒来缺肝少肾还算是好的,不然你可能都直接跳过苏醒这一步直接飞升了。”

  乔宴:………………

  “所以,你能说说你为什么突然倒在大马路上了吗?”

  此时,坐起来的乔宴终于确定了,他的胳膊,真的变异了。

  不仅仅是外表的变化,就连内里都变了,右臂骨骼就像是被某种东西溶解了一样,摸起来比骨骼更软,也更柔韧,摸起来就像是…………树藤。表皮上奇怪的纹路顺着肩膀延伸到指尖,看起来还有点酷。

  但是远不止它给他带来的冲击大。

  “裴之遥,我想了很久。”乔宴在他的扶持之下站了起来,“我觉得,我没你说的那么大志向,我们不是一路人。所以,咱们的合作关系,还是到此为止吧。”

  “从此,桥归桥路归路,我懒懒散散的,能力一般,一流机甲师也是我吹的,没什么能拿得出手的,就是一块扶不上墙的烂泥,我都不想努力了,你也没必要死揪着我不放。”乔宴这话说的,但凡是有点自尊心的,都能直接丢下他转身就走,偏生是裴之遥。

  “为什么?”

  裴之遥平静的询问。

  乔宴虽然平时看起来不着调,嘻嘻哈哈的,但是某些时候他真的比谁都认真。

  “因为我厌烦了。我讨厌这样快节奏高风险的生活,行了吗?”

  “主要还是烦了你,我这人做什么都是三分钟热度,当初愿意跟着你走,就是想借你的手将我救出去,我这人别的能耐没有,但是贪生怕死极了,我不想跟你一起,到处提心吊胆接触这些我自己都没有把握的事情。”

  “我现在的能力,随便去哪个犄角旮旯小地方都能混的不错,根本没必要跟着你去添那一口这辈子不知道还能不能兑现的大饼。”

  乔宴说完,房间里安静了好一会儿。

  他也在等着裴之遥跟他翻脸。

  “说完了?”

  乔宴:“说完了。”

  裴之遥都要被他给气笑了,“你想走我当然也不拦你,只是你以为你现在说走就能走吗?你现在在外面就是一个死人,即便是离开这里了,你还能去哪儿?”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乔宴倔强的开口,“自从遇上你,我就不断的倒霉,我二十多年的霉运都在这里一招发挥了是吧。我现在及时止损也还来得及。”

  “你现在变异了。”

  乔宴低头看了一眼他的手,比他自己画上去的花臂帅多了。

  “你现在出去不小心就会被人发现,发现了就就地处死。”裴之遥淡淡的说。

  乔宴皱眉。

  “我没有在恐吓你。”

  裴之遥和乔宴认识这么久了,单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乔宴在想什么。

  “你现在就可以查询一下异化者被发现的下场。”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