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小青梅po(|好大好硬好烫好紧好爽

时间:2021-10-22

慕暖儿点头,坐在石头上静静等待着,这时,她的耳朵里忽然传进商洛修暴怒的声音——

“你是废物吗?见她要摔倒不知道要拉她一把?”

慕暖儿转头,发现他在训斥宋晴天。

宋晴天很委屈地低下头,反驳道:“我当时拉她了,可是没拉住也是我的错么。”

“呵。”商洛修冷笑了一声,直接说:“滚吧,别让我再看到你。”

慕暖儿不知道宋晴天是有意陷害她,所以见商洛修这么凶她,便替她说了句好话。

“当时的确是我没注意才会摔倒的,不关她的事,那种情况她确实想拉也拉不住。”

宋晴天表面装作感激地看着她,心底却满是不屑。

谁需要你假好心了?

校方派过来接送慕暖儿的车没多久就赶到了,停在盘山公路上,商洛修把自己的东西全都交给北夜熙,说:“我背她过去,顺便再送她回家,你先走吧。”

“我不用你送。”慕暖儿想也没想地拒绝。

她好不容易可以摆脱他了,怎么还能让他继续跟着她。

“你没得选择。”

说完,商洛修就将慕暖儿的包甩到他的肩膀上,然后又以华丽的公主抱姿势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慕暖儿下意识勾住他的脖子,接着又飞快地把手给缩了回去。

她看着他俊逸的脸庞,错愕地眨了眨眼,“你不是说背过去吗?”

“我突然感觉这样更省力气,你有意见?”

慕暖儿皱眉,“你放我下来。”

“你确定你这样还能走过去?”

“那也不用你管,反正我不让你送。”

慕暖儿的这句话算是惹到了商洛修,他原本舒缓的脸色骤然阴沉下去,冷笑一声道:“北夜熙背你,你就愿意,换成我你就搞得像强迫一样?”

慕暖儿干脆不说话了。

再说下去,估计这位大少爷就要发飙了。

商洛修抱着慕暖儿来到车旁,司机拉开了车门,他把慕暖儿放进去后,然后也堂而皇之地跟着一块坐了进去。

慕暖儿以为他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他竟然真的要跟着送她回家。

“你又没有受伤,要是被学校发现了你擅自离开,你就完蛋了。”

“谁敢管我?”商洛修霸气地扬了扬眉,对前方的司机说:“开车。”

慕暖儿气呼呼地扭头看向窗外,心中默默扎起了商洛修的小人。

这个阴魂不散的家伙,他到底想怎样啊?

-----------

一路上,两个人都没说几句话,到了市区后,司机问慕暖儿,“同学,你的家住哪儿啊?”

慕暖儿看了眼商洛修,她要是说了,那他不就知道她住哪儿了吗?

商洛修一眼就看穿了慕暖儿心底的小九九,侧目瞥她一眼,凉凉地说:“就算你不说,我想知道的话,也随时都能查到。”

慕暖儿不怀疑他有没有这个本事,看向司机,“江原道32号别墅。”

商洛修听闻,眼中掠过浓浓的诧异,“你家住在江原道?”

“是啊!你有意见?”慕暖儿给他一个白眼。

其实那是她哥哥慕安辰的别墅,一般她很少会过去,不过因为受伤了不想让爸爸妈妈担心,所以她才决定去那儿住一阵子。

“没意见。”

商洛修摇了摇头,嘴角却莫名噙起一抹玩味的笑。

真不巧啊,他们家也住在江原道,不过是1号别墅,距离32号有一大段距离。

诶,不对啊?

如果慕暖儿的家在江原道,他以前不应该没见过她啊?

难道这丫头是骗人的?

商洛修狐疑地上下打量了慕暖儿一眼,她给他一个白眼,心想你看什么看!

把疑问藏在心底,商洛修没有出声去问。

司机很快把车子开到了江原道,商洛修先从车上跳下去,迅速绕到另一旁,把她给抱了下来。

司机看着这两个学生如此亲密,心想这一定又是一对早恋的娃啊!

“你快放我下来,要是被我家里人看到了……”慕暖儿挣脱着说。

现在他们就在她哥的家门外,家里的佣人全都认识她,万一误会了她和商洛修的关系,去向她哥通风报信,那她就完蛋了。

“你的脚又不能走路,我抱你还不领情。”

“我可以单脚蹦进去。”

慕暖儿一副我就是不领情的态度,商洛修还从来没见过这么不识抬举的女孩,语塞两秒,把她的包塞给她,“行行行,你自己进去吧。”

说完,他转身就走。

慕暖儿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撇了撇嘴,然后蹦跶着走到别墅的大门前,按响了门铃。

别墅的管家过来给她开了门,上下看了她一眼,忙问道:“大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脚扭了。”慕暖儿摆摆手,走了进去。

她坐到沙发上,管家立刻吩咐女佣给她端来了点心和水果。

慕暖儿没心情吃,问了句,“我哥呢?”

“少爷这个点肯定在公司呢,我这就打电话跟他说,小姐您过来了。”

“哎,别了。”

慕暖儿赶紧制止,她哥公司事情那么多,没必要再为她这点事赶回来。

“我有点儿累了,先上楼休息了,千万别去打扰我哥。”

慕暖儿说完,便拎着她的包上楼了。

慕安辰在这儿,专门给她布置了一间房,粉哒哒的,充满了公主气息。

慕暖儿解开头绳,脱下身上的外套,然后扑到柔软的大床上,疲惫的身心终于得到放松,不一会儿就沉沉睡了过去。

---------

晚上六点多,慕安辰回到了家。

他回来是为了拿一份合同,然后还要再赶着去赴一个饭局,谁知管家竟告诉他,暖儿过来了。

这丫头不应该在参加圣歌的那个训练吗?怎么突然就过来了?

慕安辰正疑惑着,管家又说:“小姐的脚扭伤了……”

话音未落,只见慕安辰的脸色‘唰地’沉了下来,“你没给她叫医生过来看看吗?”

“小姐来的时候已经包扎好了。”管家弱弱地回答,额头上已直冒冷汗。

慕安辰的脾气算是温和,平日里极少发火,可现在,他的脸色真的阴沉得可怕。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